仲恺学院官网手机端

“一带一路”战略促中国商船船队规模快速扩张

2017-12-20

(港口与航运管理学院转载自香港船务信息)

英国南安普顿索伦特大学(Southampton Solent University)的中国海事研究中心(China Maritime Centre)旗下的刊物------《全球海事新闻每周摘要》(Global Maritime Weekly Digest),其编辑斯哥特(Richard Scott)在为希腊航运业媒体《希腊全球航运新闻》(Hellenic Shipping News Worldwide)撰文时指出,在中国商船的增长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集装箱船、油轮和散货货轮新船的增加。他并在文中指出,由于在接下来的数年内还陆续会有新船订单交付,因此这个增长趋势未来还将持续。

与此同时,随着2017年走向尾声,中国国有航运企业的重组进程也将继续深化。当前,全球航运业各个主要市场板块的处境依然艰难,在如此时势下,中国航运央企的重组,是为了能够进一步提升效益,增强竞争力,并改善财务业绩表现。

在过去两、三年的时间内,中国商船船队规模的扩张重获动力。在经过此前一轮的增长放缓之后,中国商船船队以吨位计算的总运力,在2015年上升了7%,随后在2016年又进一步提高了8%。根据英国航运业分析咨询机构克拉克森研究(Clarksons Research)的临时估算,单是今年上半年,中国商船船队总运力的增幅预计就能达到5%(以去年年末的船队运力规模,与截至今年6月底的船队总运力相比)。而在此期间,中国接收了不少新船的交付。

在2017年上半年末,中国商船船队的运力总计达到了1.47亿载重吨,这其中还没有将香港船队的运力涵括在内。这个运力规模,让中国船队成为了以船东国籍所划分的世界第三大商船船队,占全球商船运力总和的11.5%。而全球最大商船船队的拥有者为希腊,日本船队则是第二大。

今年上半年,在中国商船船队中,集装箱船以吨位计算的总运力,增幅更是高达9%,达到了2,350万载重吨。

克拉克森研究的分析显示,为中国所拥有的商船,在中国港口的挂靠也十分频繁。中国的商船所挂靠的所有港口之中,国内港口的占比达到了74%之多(仅根据油轮和散货船的统计数据计算)。然而有趣的是,在中国自有的商船船队里,有许多船舶却是为船队规模最大的其他一些国家所租用的,这与上述挂靠国内港口的高占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整合重组的角度来说,中国船队内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了中国远洋(Cosco)和中国海运(China Shipping)两大航运巨头的合并以外,另外一宗涉及航运央企的大型合并收购,则是中远和中海合并后而成的中远海运(China Cosco Shipping)对香港集装箱航运公司东方海外(OOCL)的收购。东方海外是世界第七大的集装箱班轮公司,拥有一支66艘船的船队,运力总计达440,000个20尺柜。双方已经就中远海运出资63亿美元收购东方海外达成了协议。

此外,2017上半年还曾经有媒体透露,中国政府或许正在对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和中国外运长航集团(Sinotrans & CSC Holdings)施加压力,促使双方将旗下所有业务进行合并。而随后,两者整合的迹象也逐渐开始显现。

作为旨在提高竞争能力,扩大市场份额的一个必要举措,诸如此类的整合重组在全球航运业内广受推崇。尤其是在当今运力过剩而市场疲弱的情况下,竞争能力越高,市场份额越大,就越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优势。提升效益,降低成本,各方联手合作发挥协同效应共同受益,最大限度地利用规模经济效应,这些都被视为整合重组所能够带来的有价值的优势。然而,过往有案例显示,虽然整合重组可以产生一系列的益处,但是,各方心目中所期望的财务业绩的改善,有时却依然难以达成。

总部在伦敦的航运业研究咨询公司------德鲁里海事研究(Drewry Maritime Research),评价东方海外是一家“经营状况相当优良”的企业。而中远海运和东方海外合并之后,该巨头在世界集装箱航运公司中的排名,将晋升到第三位,仅次于马士基航运(Maersk)和地中海航运(MSC)。根据截至今年6月的数据计算,中远海运和东方海外双方船队的运力,加起来共达到218.5万个20尺柜之多,相当于全球集装箱船运力总和的11%。此外,中远海运和东方海外均为船公司联盟------“海洋联盟”(Ocean Alliance)的成员,因此,两者的合并将会让海洋联盟大为受益。

可是,有评论指出,中远海运和东方海外的合并很可能会十分“棘手且敏感”。这实际上已经道出了两者的合并之路上将会面临的障碍。这宗合并案不仅需要得到中国有关部门的许可,而且还要通过欧洲和美国各个监管机构的批准,而这些政府监管部门势必会循市场竞争的方向对本案加以深入推敲。

中国商船船队的运力,未来会达到怎样的规模,将主要取决于中国此前向造船厂所订购的一系列新船,在2017年余下时间以及2018年,甚至在2018年后的交付情况。但是,除了接收新船之外,其船队运力的涨幅高低,也会受到淘汰拆解老旧船只,以及二手船只的购买和出售等情况的影响。因此,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要准确预测中国船队的运力规模并非一件易事。

而根据克拉克森研究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中,全球各家造船厂所接收到的来自中国船东的订单,包括所有类型和所有运力大小的新船订单,一共为405艘,以吨位计算的运力总共为2,420万载重吨。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于中国现有船队运力总和的16%。而在这些新船之中,又有28%,即是共计680万载重吨的运力,是计划在2017下半年交付的,而2018年内交付的新船,比例也高达55%。不过,新船真正交付的时间,与原计划交付的时间也许会存在差异。

值得留意的是,在新订单的所有船型当中,19,000至21,000个20尺柜级别的集装箱船,以及9,400至14,500个20尺柜级别的集装箱船尤为突出。可见,不久的将来,中国船队势必会历经一个急速扩充的时期,而扩张的方向也已经不言自明。中国政府一直以来所申明强调的一个目标,就是要保证,在该国量额巨大的海运贸易中,经由为本国企业所拥有和控制的船只运输的货物,比例上能够占大多数。而眼下这样的大规模订造集装箱新船的举措,与中国政府这个目标是相一致的。

有一位新闻评论员,作出了以下的大胆推断,也许其所言存在争议性,并且显然只是没有实质依据的假定猜测,但却令人不禁侧目,那就是:在集装箱航运的领域里,中国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世界第一的“宝座”。该评论员认为,无论是从商业还是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进行分析,最终都指向这个结果。而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基于这样一个印象:中国正急切地要保护其供应链,同时,在防卫和安全领域内也正在逐步加强和巩固其力量。该评论员推断,或许中国大幅拓展其集装箱航运业务,并加强在与集装箱航运相关事务中的参与,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

10200

 除此之外,不难发现,与中国船队规模扩大的趋势相关的,还有其他一些因素------比如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那么,“一带一路”战略是如何在推动中国商船船队的扩张上发挥作用的呢?首先,该计划的主要特点,反应在具象层面上,就是一系列规模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而这些工程的目的,是为了在一个广阔的地理范围之内提升促进贸易的连通性。“一带一路”计划中的“路”,指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这是一条始于南中国海和东南亚一带,穿越印度洋和中东地区,最后延伸到地中海东部的海上运输线路。

而这个宏伟战略的另一个部分,也就是“带”的部分,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这其中包括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多个海外地区的港口开发,以及陆上运输线路的建设。中国商船船队的扩充,在某种程度上也许与“一带一路”计划有着关联,尽管目前在这条“海上丝绸之路”或是与之相关的海运航线上,实际现有的航运服务所得到关注还并不多,而相比之下,沿线港口的基础设施开发和升级,才是当下各界的焦点所在。

最近有报道在阐述航运服务的发展历程时,对中远海运特种运输公司(Cosco Shipping Specialized Carriers Company)进行了详细的介绍。中远海运特种运输旗下共有120艘船,包括多用途船和重型起重船。这些船只常被投放到“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使用,包括位于非洲和南美洲的许多城市。诸如发电厂、工厂、公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工程所需的建筑材料,以及各种各样的重型设备和机械,此外还有一些大型和重型货物等,都需要采用这类船型进行运输。

然而,在中国所拥有的船队当中,还有一部分船只的投放和使用,是完全控制在外国企业手中的。这一类型的船只也日益受到各方的关注。比如,中国企业购入了船只,而将其租用给外国航运公司的时候,便会出现这样的情形。而为这类船舶租赁提供融资服务的巨头,包括了中国工商银行、民生银行、交通银行等中国大型银行。在中国,有许多集装箱船都是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出租的。有报道指出,在2016年,中国各家融资租赁财团在航运业内的投资总额高达115亿元。

还有一篇报道指出,如果今后市场表现持续疲软,并最终导致这些船舶的外国承租方在租金支付上违约,无法继续履行与中国的资金提供方所签订的出租协议,那么,中国在国际航运业内的影响力,将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不过,中国一家业内领先的船舶经纪公司在回应这篇报道时则表示,这样的说法是过于夸大其辞。

纵观业内,广泛意见均认为,有强烈的迹象表明,在今后数年内,中国所拥有的商船船队将会经历比以往更为急速的膨胀。船舶数量的增加,一部分也许是源自于中国的融资租赁财团投资购买了更多的船只,以出租给外国航运企业,而这些外国承租方对于这类租用船只的长期运营和使用,是有着完全控制权的。不过,中国本地的航运企业,很可能才是这些中国自有船舶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尽管,在关于中国商船船队扩张脚步的快慢之上,仍然存在着一些不确定因素,但是,未来中国船队的进一步壮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上一条:“3D码农”紧缺,新经济急需“数字工匠” 下一条:广州-东莞组合港来了,广州港集团与东莞港务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