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恺学院官网手机端

以南沙为中心打造国际航运枢纽

2017-07-05

       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时代:全球航运中心林立而起、国内空域及航线资源竞争激烈;这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伴随国务院批复广州为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国际商贸中心和国际综合交通枢纽,以及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提出,广州地位日益重要。

     那么,广州该如何乘着政策“东风”,乘风破浪?日前,由广州市社科联、暨南大学、南方日报社联合主办的“广州新观察”,来自政府、规划部门、高校和企业嘉宾,从打造“一带一路”枢纽城市及迈向全球城市战略载体的高度出发,对广州建设国际综合交通枢纽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与会专家指出,“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改变了整个珠三角城市群的空间结构、功能结构。而现在到了城市、区域转型的时候,广州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建设的思路也需要转型,与时俱进。

 

     A 交通,决定城市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

     交通,以前只是人们的出行方式,现在为什么摆到如此高度?

    “随着参与到世界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国家要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不同的角色,要体现国家的综合竞争力,是否通达,对一个国家和城市来说就非常重要。”广东机场管理集团战略部林佩群部长说。

     林佩群表示,国家的实力体现在世界经济分工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是引领的,还是被动跟随,“最主要在全球资源配置中的角色和生产要素如何在这个区域体现,而生产要素的配置离不开交通。交通,决定城市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

     如今,吞吐量排名世界第五,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全球第七的广州港,与位列中国三大国际枢纽机场的白云国际机场,一南一北,成为广州作为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城市的两大强有力支点,也充分体现了广州的城市地位。

     林佩群认为,粤港澳大湾区作为环太平洋、环大西洋中心战略节点,世界级的空海航运体系,机场的作用是第一位的,白云机场是珠三角地区毫无争议的、第一位的交通枢纽,奠定了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地位。

     在林佩群看来,要想成为世界级的航空枢纽,优越的地理位置、强大的基地航空和宽松的航权政策缺一不可。尤其是强大的基地航空这个环节,世界级的航空枢纽都有着强大的基地航空公司支撑其庞大的客流。例如德国汉莎航空占其法兰克福枢纽机场航班数的60.8%,阿联酋航空则占迪拜枢纽机场航班数的51%。如此看来,广州空港建设还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加快建设广州国际航运中心是广州提出的战略目标。在广州港务局副局长黄波看来,地球71%的面积是海洋,因此港口的作用巨大。

     他表示:“大航海时代是西方文明上升时代,也是华夏文明衰落时代,我们既然错过了一次成为全球性大国的机遇,现在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这是全方位的对外开放的政治格局,对中国成为真正全球性大国创造更好的条件。”

     黄波分析,广州是两千多年来中国唯一长盛不衰,没有关过门的港口。港口在国际的定位,在全球航运中心的资源配置能力,主要是集聚和辐射的能力。在珠三角的港口群里,各个港口有不同的功能和角色,但广州港是华南、西南的门户,其重要性无可替代。

 

     B 制度和网络的重新构建同等重要

     广州国际交通枢纽的地位,决定了其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地位。但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马向明认为这还不够。

     他指出,“十三五”报告定位珠三角是东亚最大的城市连绵群,在长期的竞合关系中,各个城市群高度密切互动。目前珠三角中心城市的格局在发生着变化,广州、深圳地位在上升。

     马向明认为,如今国内消费是基础,创新跟市场紧密相关,于是大量企业的行为就以广州、深圳作为支点。如今“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意味着国家力量在改变格局。“交通枢纽未必能转化为城市自己发展的动能。产业的聚集,它有自己的逻辑,在珠三角最明显的反映就是广州有广交会,大量的商业聚集这里;深圳的金融业是跟深交所相关,有制度构建,才有一系列的溢出。”

     另外他还分析,珠三角是高密度、高互动的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会改变整个城市群的空间结构、功能结构,对广州也会产生影响。“建设国际综合交通枢纽的过程中,制度和网络的构建同等重要。”

     在马向明看来,海上丝绸之路,国家创造了很多机构,但现在很多机构没设在珠三角,比如说金砖银行、海丝基金等,都是在上海、北京。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因为珠三角的龙头过去是香港。“原来很多西方的布点以香港为据点,但回归后,很多西方公司把总部设到新加坡,广州的机会就是在这里。”

     他表示,目前这种在制度网络的构建方面不能够反映珠三角未来的走向。广州要争取国家相关的“一带一路”制度设置,才能使交通的优势转化成城市发展的优势。

     黄波也说,新中国的很多制度设计,广州都是作为中国在南方的一个核心枢纽城市进行设计和定位的。他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在中国的地理位置来说,广州是中国在最南端的综合枢纽港,所以在“一带一路”倡议方面,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上,广州承担的地位和作用不言而喻,是最核心的港口。“所以广州要争取国家更重要的制度设置”。

 

      C 广州应该做枢纽城市而不仅做交通枢纽

     “交通枢纽的建设可以说是城市里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发展的载体,同时也可以说是城市竞争很重要的抓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孔令斌说,但他认为枢纽城市却代表着城市影响力,广州应该做枢纽城市。

     在他看来,综合交通枢纽在距离上、在空间上,选择了这个城市,而枢纽城市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控制力。“对枢纽城市来说,腹地服务是最主要的,因为这个城市重要,要跟其他城市联系。”

     他举例说,像东京、首尔、新加坡、香港等,这些城市处在运输网络的恰当位置上,有枢纽组织的作用,同时又是为其他城市服务的很重要枢纽。“中转并不是最终目的,是由于城市的服务而产生衍生的中转。”

     他认为,由于国家重要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的提出,对于广州来说就是一个重塑的过程,广州应该重点考虑城市重塑的过程中怎么将综合交通枢纽的建设和城市发展建设二者结合在一起,让城市影响力变得更大?

     他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中,有控制力的城市,应该是网络化的多枢纽体系。便利是枢纽和城市服务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在枢纽城市里巨无霸的超级枢纽不是很好的选择。例如广州白云机场如果要做到一个亿的客流量,内部的效率就会很低,集疏运全部要集中到这点上,便利性也会很差。”

     他说,全球性枢纽城市中,更多选择的就是多枢纽的机场组织。铁路也是多站点的,也是多车站、多方向联通。“多站点的服务,为城市里或者是腹地里的人口,在所有的地区里都可以享受到均质或者是优质的对外交通服务,城市的对外交流或者是辐射力、控制力,是最好的体现。”

     在他看来,广州这样的城市,都市交通功能很强大——有强大的轨道交通网络,有城际交通网络,可以为不同枢纽之间提供很好的便利,让这些枢纽能够网络化地联系起来高效运行。

 

     D 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助广州扩大“朋友圈”

     暨南大学胡刚教授认为国家把广州与北京、上海并列成为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是对广州城市定位大提升,在国家战略布局中,广州重要性已凸显。

     在他看来,与上海、北京相比,广州有一个最大的优势,这就是广州与周边城市联系非常紧密,跟佛山、中山、东莞联系非常紧密,这是广州在北上广、在几大一线城市中最大的优势。“如果单独从广州的行政区域来说,与上海、北京还是有差距。如果从大广州的角度来说,与周边的城市如佛山等联系起来说,那就有比较大的竞争优势。”

     他认为要发挥大广州的作用,这样才能够提升广州的竞争力。要形成大广州,要与北京、上海在总量和规模上竞争,那么就需要在交通上支撑。目前广州的交通需要转型和升级。

     “原来城市依靠自己的资源、自己的地理位置,在城市发展中占有比较大的比重。而现在的城市发展比较依靠城市之间的联系与互动,就像一个人的能力比较高,可以获得成功,但现在要更多取决于社会、同事、朋友之间的关系。”

     因此他提出广州应该通过城轨、地铁扩大“朋友圈”来保持珠三角的龙头城市地位,以及要以珠江水系为脉络,以八大火车站新建改建为抓手,形成网络化的互联互通。

     如今在珠三角纵横交错的城际轨道规划构想中,除目前珠三角已通车的5条城际,未来中短期还有10条城际列入规划或在建。未来以广州为核心的珠三角有望形成“半小时交通圈”。而以即将动工的广汕铁路为代表的“高铁一族”的加入,将让广州在不久的将来实现3小时通达周边20个城市。

     华南理工大学交通学院靳文舟教授认为,国际综合交通枢纽需要大力发展国际化的海运和航运。这方面广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他说,几年前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使珠江三角洲地区成为亚太地区最开放、最便捷、最高效客流和物流中心。“这样空港和海港就非常重要”。

     他指出,广州综合交通“十三五”规划,大部分都是地铁、城际轨道、高速公路,还有机场,就没有提港口,明显不够。“广州目标是要建设国际枢纽城市,面临与香港和深圳竞争,你的港口地位上不去就不行”。

     在他看来,广州在总体规划中,“南拓”更应该体现出南沙通过自贸片区、通过港口、通过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更好地打造国际航运中心。“新的大湾区建设中重心是南移的,现在的规划可以发现有一点南辕北辙的事,比如说港口在南面,铁路货运枢纽又在北面,货运枢纽和南沙港没有一条联系铁路。从中可以看到南沙港的货运地位,现在仍然不如预期的那么好。”

     靳文舟认为,铁路对南沙港的支撑力度不足,要发展国际航运,如果国际航运中没有航运港和货运的输送能力,单独靠汽车运集装箱的港是达不到该有的航运枢纽地位的。

    他建议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应该以南沙作为核心的支撑点,集中精力保战略重点来开展粤澳港大湾区的建设,以南沙为中心打造成真正的国际航运枢纽。

 

    (本文转载自2017年7月5日南方日报,记者 刘茜)

 

上一条: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6 下一条:7月全球班轮排名榜,中谷运力大升逼近前20

关闭